移动版

华平股份接棒凯莱英,战投参与定增再下一城

发布时间:2020-02-17 19:45    来源媒体:一财网

再融资新规的威力开始显现。继凯莱英(002821)(002821.SZ)引入高瓴资本作为非公开发行的战略投资者后,引入私募作为战投的上市公司随即出现。

2020年2月17日下午,创业板公司华平股份(300074.SZ)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在此次非公开发行中,上市公司引入领达投资等7家私募作为战略投资者,共计募集资金不超过6个亿。

“原来我们的经验数据是引入战投的定增占比大概是30%,其他的是一年期定增。如果按照凯莱英的模式,这类项目和融资金额的占比大概是一半对一半。”北京一位常年参与定增的私募基金合伙人称,凯莱英和高瓴的合作是一个标杆性项目,会对市场和行业形成标杆效应,引入战投的模式会越来越多。

不过也有受访人士认为,凯莱英与高瓴的合作有其特殊性:单一投资人(高瓴资本)和单一资金用途(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并不多见。

定增成功是第一要务

再融资新规落地后,凯莱英成为第一个尝鲜的上市公司。

2月16日,凯莱英发布2020年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该预案几乎彻底推翻了去年7月的定增方案,将一年期竞价方案改为18个月期、披露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再融资方案,且将募投项目改为补充流动资金。凯莱英此次发行为面向特定对象的非公开发行,发行对象为高瓴资本这1名特定对象。

在和多位业内人士交流中记者了解到,凯莱英2019年的非公开融资方案已经推进到即将上会的阶段,过会问题不大。加之公司是细分领域龙头,即使是一年期竞价发行,预期融资成功概率也应该很高,但在再融资新规下,彻底终止此前推进了近大半年的方案也令一些业内人士意外。

“凯莱英终止了2019年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改成了定增新规的条款,我们认为是新的定增新规吸引了高瓴。不然的话,高瓴可以按2019年的方案进行定增,如果没有定增新规的话,可能上市公司和投资者还会继续处于沟通状态。”雷根基金总经理李金龙认为。

在此次再融资新规前,再融资最大的问题是资本对二级市场失去信心,解禁后亏损严重。

“简单来说,没人愿意接盘,市场的水不够多了。”某券商定增业务负责人表示,即便上市公司基本面不错,行业前景也好,但是很多时候股价并没好的表现,加之成本高折价低、解禁限制多等因素,投资人对市场失去信心,很多定增项目最终都没做成。

“在新冠疫情下,市场增量资金不会特别多。在这样的背景下,能定增成功对企业就是有益处的。企业要生存,要发展必须要有充足资金。现金储备多了,负债率降低了,再去银行融资或发债就会更容易。一旦并购放开收购一些资产,公司和股价都会优秀。”该人士称。

引入战投再现

“以这次凯莱英的项目来看,以后的定增项目,引入战投的比例会有较大的提升。”前述北京常年参与定增的私募基金合伙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话音未落。2月17日下午,华平股份公告,引入领达投资、晟汇南海、陨石投资、岳迅信息、壹玖捌壹、皓谦信息和赣州景赫作为认购对象参与本次的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不超过6亿,其中领达投资认购上限1.3亿、晟汇南海认购上限1.2亿。

不过,上述券商定增业务部负责人也表达了不同观点。其认为凯莱英的例子存在两个特殊性,单一投资人(高瓴资本)和单一资金用途(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我认为不能以它用作未来并购市场的样本。”该券商定增业务部负责人表示。

“以目前的市场氛围,我们预计生物医药和科技类公司会比较受投资者青睐,从战略投资角度来看,被投的公司应该有自己独特或者核心的技术或者市场细分占有。”从投资角度来看,李金龙如是表示。

业内人士也表示,高瓴资本这类权益类资金(非银行等债权属性资金)更偏好于细分行业龙头公司,也就是说上市公司的定增,不再是类似以前的信用兜底等模式。

“此前定增的一个情况是,很多都需要大股东暗保、代持,或者减持操作时候确定保底收益等等,已经说明这不是充分市场化的行为。”该券商定增业务部负责人也表示。

第一财经注意到,此次再融资新规反复强调加强对“明股实债”行为的监管,这也意味着寄期望类似以前的兜底定增(明股实债)模式的资金应该不会大规模出现,且上市公司基本也公告了不会向利益相关方认购提供任何的财务资助或补偿。

机构该怎么参与定增

截至2020年2月14日收盘,凯莱英的收盘价为160.7元/股,而发行价格是123.56元/股,相当于较凯莱英当前股价打了7.7折。

“关于定增降价,还得看资本市场的特性和当下的时间节点,和企业好坏、是否缺钱、上市公司话语权等等关系不大,要看企业本身质地和未来如何运营。”对此,上述券商定增业务部负责人认为。

“我们觉得定增这类中长期投资,折价是次要因素。因为折价率本身是提供持有期的风险补偿以及减持时的股价冲击,折价率高面临的风险更高,剩下的就是股票的基本面情况、相对基准的表现如何。”北京一家公募基金定增业务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至于发哪一类定增,上市公司要权衡。发18个月的定增时,预案发布之前投资人就要选好,能不能找到投资人并且把投资金额确定好,这是个考验。6个月竞价披露预案的时候很简单,拿到批文发行即可。只是到时候发行的时候市场情况怎么样并不确定。也就是说,上市公司是看把压力放在当前找投资人,还是将不确定性放到半年之后,这就是上市公司在融资阶段不同的考量。”该人士称。

“生物医药是永恒的热门产业,尤其是新药和新技术。另外,生物医药研发周期一般比较长,很容易穿越熊市,一些长期资本比较喜欢这类资产。如果研发周期内出现新技术或新产品,投资收益可观。就目前情况来看,不管短期、还是中期抑或长期,在定增新规下,生物医药应该都是好项目。”上述券商定增业务部负责人进一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李金龙告诉记者,从锁定期和折扣上来看,目前一些中小板股票已经具有吸引力,主要之前中小市值股票长期下跌,现在的折扣和锁定期,尚属相对安全。

“对我们投资机构来说,主要取决于资金属性和周期属性。一是够不够参与1年半项目,加上前期的投资人确认、股东会、以及拿批文的时间,到真正缴款要6个月之后,再加上退出的3个月,也就是2年零3个月。第二是一个产品要投多个项目,更是要考虑投资期和退出期,这就决定一般的产品无法参与,因为周期太长了。然后才其实真正的要考虑参与什么样公司的定增。”上述北京公募基金定增业务负责人也表示。

责编:钟强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