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莱英(002821.CN)

私募巨头高瓴吃瘪?23亿定增凯莱英骤然生变 麻烦或不止于此

时间:20-07-24 20:35    来源:新浪

时间财经

管理规模超4500亿。

7月22日,因高瓴资本参与定增而名声大噪的凯莱英(002821)医药集团(天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莱英”)修改了定增方案。定增对象由此前官宣过的高瓴资本一家,变更为35名特定投资者,锁定期和定价基准日等关键信息也都进行了修改。

在此之前,今年2月16日,凯莱英发布定增预案,拟募资总额不超过23.11亿元,发行价为123.56元,所发行股份全部由高瓴资本认购。如果定增完成,高瓴将持有凯莱英5%以上股份,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自高瓴宣布“战投”之后,凯莱英股价迎来大涨,从2月中的160元/股,涨到7月22日收盘价232.2元/股,与此前高瓴的定增价相比,已上涨87.92%。若此次定增顺利完成,高瓴资本已浮盈近20亿元。

对于此次定增方案更改的原因,凯莱英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对时间财经表示,“公司认为之前与高瓴的定增协议方案实施起来会比较慢、也比较难,加之我们目前融资需求迫切,所以改为了更适合监管政策、更适合市场运行的新方案。”

上述人士还表示,修改定增方案并不意味着公司与高瓴资本的合作就此切断,凯莱英后续还会与高瓴资本保持良好合作。而对于新的定增融资进展,该人士称,“也只能说尽快,因为要适应现在的监管审核要求,拿到PR后询价,35位投资者中价优者先。”

无独有偶,7月14日晚,同属药物研发外包赛道的药石科技也修改了定增预案,同样将单一发行对象改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定价方式,锁定期等修改几乎与凯莱英同出一辙。对于终止原因,药石科技表示是因为监管政策发生变化,监管部门对非公开发行股票相关政策的进一步细化与明确。

再融资新规落地后,以战略投资者身份参与定增,可获取折扣以及更短的锁定期,故而上市企业们纷纷“补血”。其中,作为知名投资机构,今年以来,高瓴资本频频现身上市公司定增对象名单,并带动相关公司股价大幅飙升。

除凯莱英外,高瓴资本还以100亿元认购金额拔得宁德时代定增“头筹”,21.73亿元独家定增同为医药企业的健康元。与此同时,国瓷材料、广联达等多家知名企业的定增方案中也都出现了高瓴资本的身影。据不完全统计,高瓴资本通过定增方式合计拟买入金额超200亿元。

随着凯莱英、药石科技、欧菲光等多家上市企业突然调整定增方案,也引发市场对监管层态度的猜测。业内人士分析,出现上述情况源于监管部门对引入战略投资者模式下的再融资业务强化规范和约束力度。

定增收紧?

2020年2月14日,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力上市公司抗击疫情、恢复生产等,证监会发布《上市公司再融资部分条款调整》公告。调整后的再融资新规释放出多重利好,包括战略投资者可自由选择定价基准日,发行可从9折定增变为8折定增,锁定期由36个月缩短到18个月等。

新规实施后,上市公司的定增热情爆发。据统计,自2月14日起,有182家公司发布再融资预案,其中有98家公司采取锁价方式,涉及募集资金1259亿元。

这其中,不少拟引入战投的上市公司股价出现大幅飙涨。Choice数据显示,截至7月22日,至少有38家A股公司在公告引入战投之后,预案差价率超过50%,包括凯撒旅业、山东赫达、奥翔药业等在内的上市公司则超过180%,其中凯撒旅游的差价率更是高达200%。与此同时,7月13日,在发布高瓴资独家定增方案后,健康元股价出现连续涨停。7月17日晚,高瓴资本豪掷约100亿元入局宁德时代,次日后者股价也上涨近5%。

在此过程中,战略投资者身份认定成为焦点。3月20日,证监会进一步细化《关于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引入战略投资者有关事项的监管要求》,对战略投资者提出包括“长期持有”、“较大比例股份”、“委派董事参与治理”、“带来核心技术资源”等更多具体要求。

而自3月20日公告发出后的四个月,并未有再融资新规下战略投资者参与定增锁价发行的案例过会。即使是7月20日过会的宁波港,虽系引入战投的锁价定增案,但其是在再融资新规落地前提交的,锁定期限为36个月。

监管趋严之下,证监会也多次发函问询凯莱英,涉及“是否与高瓴资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以及“高瓴资本是否符合战略投资者身份”等问题。为此,5月中旬,凯莱英还公告表示,高瓴资本承诺为凯莱英带来累计不低于8亿元的订单。从最终结果来看,高瓴资本战投身份似乎并未得到完全肯定。

私募巨头高瓴

公开资料显示,由张磊2005年创立的高瓴资本,是一家专注于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的投资公司,截至2019年12月底,管理规模超650亿美元(约4559亿元)。作为亚洲规模最大的私募基金之一的高瓴资本,以投资腾讯、百度、京东、滴滴出行等闻名于世。《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活跃投资机构百强榜》中,高瓴资本排名第15位,其创始人张磊,则以220亿元财富名列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第837位。

据2020年一季度持仓报告显示,高瓴资本在美股持有60家公司的股票,全部持仓市值74.2亿美元,合计约525亿元。近年来,高瓴资本也开始频频在A股市场“秀肌肉”,包括认购100亿元宁德时代非公开发行股票、21.73亿元包揽健康元定增等,以及最为市场所知的410多亿元入股格力电器,也在A股带来“高瓴效应”。

无论美股还是A股,医药器械都占据高瓴资本投资版图的半壁江山。据中国企业家杂志此前报道,截至今年7月中旬,高瓴在医药健康领域累计投资160多家企业,其中国内企业超过100家,总投资金额超过1200亿元人民币,投资企业总市值超2.5万亿元。

不过,高瓴资本刚刚下注的健康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健康元”),面临业务“空心化”问题。健康元前身为太太药业,主营销售保健品,曾凭借主打产品“太太口服液”备受关注。但随着保健品销售渠道渐窄,健康元的保健品业务也逐渐边缘化。

2019年,健康元来自保健品销售收入1.5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25.05%。而如今,健康元近80%的营收来源于2002年收购子公司的丽珠集团。以2019年为例,健康元营收119.80亿元,其中丽珠集团(不含丽珠单抗)贡献93.85亿元,占比78.33%;归母净利润8.94亿元,其中丽珠集团(不含丽珠单抗)贡献6.41亿元,占比71.7%。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4月,上海、北京等地市场监管局接连披露上海万芸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北京京海康佰馨医药有限责任公司、河北仁泰医药连锁有限公司、黄骅市神农居百草堂药品连锁有限公司旗下多家药店“涉嫌哄抬口罩价格”“谋取不法利益”。

上述涉事连锁药店均为高济(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济医疗”)旗下企业,高济医疗为高瓴资本旗下一家专注于大健康产业投资和运营的实业公司,该公司自2017年末开始大规模介入并整合连锁药店市场,仅用两年,布局收购上万家实体药店。

针对上述问题,时间财经多次联系高瓴资本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北京时间财经 武竹一)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